重工无间道:三一中联互揭老底_0

2019-06-12 11:38

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

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

  11月29日,某媒体的有关报道开始在网上传播,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董事向文波、袁金华、梁林河等接受采访,直斥中联重科恶性竞争,但后者并未接受采访。

  但随后,中联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法务部门已启动相关程序,(事件)总会有个说法,不会不了了之。

  不过,截至目前,中联法务部的举措仍未可见。同时,三一集团却于12月4日召开了总部北迁入京的全体员工大会。

  没什么可奇怪的,中联欺人太甚了。三一重工某核心高管说,两家公司均设有市场调研部门,用于收集行业竞争对手的销售数据、客户信息等,这样做一方面便于指导公司进行有针对性的销售,另一方面方便公司内部对销售部门的业绩进行考核。这也并非工程机械行业所独有,怎么到了那里(中联)就成了三一员工盗取商业机密?该高管问道。

  导火索 间谍门引爆积怨

  三一、中联双方自2008年以来的积怨不可遏制地燃烧起来。在一份由中联重科内部OA(办公自动化)系统传出、长达9600多字的文件(下称《文件》,已经中联确认)中显示:2012年11月6日,三一重工市场部情报人员黄镜明因涉嫌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2012年11月9日,三一重工市场部副部长刘兵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已相继被案发地汉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2年11月5日,同案的甘翰宇被案发地汉寿公安局移交长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监视居住。此案正在深挖中。

  但来自中联方面的声音表示,三一员工获取数据的服务器放置在汉寿,在事发地报案并无不妥。最新消息是,刘兵、黄镜明目前均已被释,但尚未回到三一上班。

  《文件》表明,早在2009年5月22日,三一重工成立了新洛普咨询公司,通过该公司掩护,非法获取中联商业秘密,该公司于2009年7月被公安机关查封。

  当年我在公安局,看到一份材料上写明,文成是中联重科的集体户口。三一上述高管说。对此,中联相关负责人则明确予以否认。

  文成是2009年间谍案中唯一被抓的员工,《文件》表示文成是主要负责窃取中联重科商业秘密的两人之一。《文件》还称,从2008年8月到2009年10月案发,为了窃取中联重科商业秘密,三一重工共支付了其96300元。

  催化剂 路条门历久难绝

  当然,间谍门并非双方商业竞争日趋非理性的唯一诱因,2008年下半年,三一、中联争抢并购意大利CIFA及此后引发的2011年路条门也是重要的催化剂。

  2008年底,随着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中国政府果断推出四万亿元刺激计划,中国的工程机械市场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行业年均增速超过50%。

  但2011年,随着这一市场总量实现逾4000亿元、约占全球半壁江山,2012年中国经济开始危机转型后的软着陆,蛋糕已不再增大。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11年底,全球混凝土第一巨头德国普茨迈斯特(俗称大象)准备向五家中国公司转让的消息,让业内骤然紧张。最终,三一赢得了大象的芳心,而中联却因其率先拿到了国家发改委的路条,大爆三一没有路条却违规收购的不利消息。

  三一方面称,2011年12月22日,包括三一重工、中联重科在内的中国五家企业均与普茨迈斯特签署第一个相关协议,即向包括中国政府主管部门在内的、对所有非谈判双方保密的协议。如果不愿意遵守上述条件,就没有资格参与收购谈判。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