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工之声:这些年我们的职业被颠覆了

2019-05-25 11:49

  当了十几年的轧机工,我的手上留下许多大小不一的伤痕。如今,这些伤痕都将成为手工时代的记忆了。

  今年8月份,我的东家浙江久立特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自动流水线生产车间正式投入使用,作为冷轧车间的技术工人,我的工作内容发生了巨大变化:在自动化极强的流水线面前,我变成了一名机器的指挥者。

  这些年车间变化很大

  每天早上8时,我就要准时出现在久立特材的冷轧车间。身为车间大班长,我要带上二十几位手下学习操作新机器,这和以前的工作内容完全不同。

  还记得十年前,因为家里小生命的到来,我寻思着学点手艺活补贴家用。一位轧机老师傅告诉我,市面上熟练的轧机工很少,而且收入比较可观。就因为这句话,我来到一家小的轧机厂当起了学徒工,什么都不会,就一点点学,拿个小本子把老师傅说的话一句句记下来。后来我就成了那家轧机厂的工人,一个月收入1800元,日子也算过得舒坦。

  等到了2009年,我跳槽到久立特材上班,第一想法很简单:大公司肯定收入能再往上涨一涨。但没想到的是,公司对员工的素质要求很高,新的技术工人进来都得从学徒工做起。

  和很多手艺活相似,轧机是门技术活。在我们久立特材,轧机是主要产品不锈钢无缝管和焊接管生产的前端工艺,每一支钢管都要经过轧机工人的敲敲打打才能算过了第一道关卡。我很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从学徒工、轧机工、小班长,到现在的大班长,十来年的手艺很快在公司得到了肯定。

  然而慢慢的,久立特材的冷轧车间开始有了变化:轧机设备变得越来越庞大、手动操作越来越少、精准度越来越高,几百号工人一起出汗干活的场面越来越少了。

  直到半年前的一次培训,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工作有可能要被机器取而代之。

  我们的职业被颠覆了

  每年我们轧机工人都要去参加专业技能比赛,上一届的南浔区金属轧制比武大赛中,我拿到了二等奖。

  赛场是我们轧机工的一次狂欢。一个人从十几岁开始学手艺,然后几十年如一日从事同一件工艺,精益求精,再将自己的技术一代代薪火相传。这种匠心,正是我这样的技术工人一生的追求。直到这场才艺比拼的狂欢劲过了,生产一线的人们才意识到机器已经给我们带来了生存危机。

  久立特材无缝管事业部副总经理李军告诉我们,那个年产5000吨大型装备用耐腐蚀换热管束技术开发及产业化项目完成后,占地25000平方米,预计年产值可达3.8亿元以上,但工人的人数锐减到120人。

  听到这些我觉得这么多年的手艺一夜之间就白学了。几年前公司就开始引进新设备,那时候只是觉得技术活总归不好取代,我们把手上技术练扎实了就好,毕竟这是个越老越值钱的营生。但你看这组设备,钢管从这里经过之后可以自动完成轧机环节,并且避免了传统手工操作带来的误差。我们都知道,其实机器的改进对我们的工作是有好处的,但当机器变得比我们更加聪明的时候,轧制过程都不需要轧机工搭把手的时候,我们才发现找不到自己的价值了。

  机器人给车间制造带来无限便利的同时,我们技术工人的职业被彻底颠覆了。

  庆幸的是,几次培训后,我们逐渐感受到一份新的使命感:我们积累的经验对于行业的发展和进步依然是笔巨大财富,机器来了,我们可以学着适应新的车间环境,完成职业生涯的转型升级。

  重新学习变身指挥者

  久立特材新车间开始运行以后,我和我的工友们都变成了指挥者。

  车间庞大无比,每条生产线上的工人却数量寥寥。轧制、缓存、抛光、水压等15个生产步骤的制造过程都可以在这里实现自动控制。整条生产线不仅比原来节省三分之一左右的用地,工人的数量更是少了近两百人。

  李军告诉我们,工人的工作内容发生变化,主要是监控设备和产品质量,工人还都是自己的员工,公司给我们培训这方面的技能,培训完成后,工人的人均产值可达316.7万元,薪资自然也会往上涨。

  机器换人,是给传统制造业的信号。久立特材在2013年11月就投产了国内第一条用于生产中大口径焊接不锈钢管的自动生产设备。机器换人早已给久立特材带来了甜头,如今不止于工业制造自动化、智能化水平提升和产品品质提高,更是我们传统技术工人的一次蜕变。生产线上,机器人学会了枯燥繁复的组装工作;生活中,机器人化身古灵精怪的服务员、陪伴者。我想,在新生事物面前,我们需要换种活法了。

  输入孔径、长度等各类参数,实时监控各位机器人的工作状态。由于多年的轧机经验,我们对冷轧车间机器的指挥格外顺畅。现在,轮到我们大班长将培训的内容教给一线员工了。我们和机器之间的对话变得越来越普遍,人不仅要变成机器的操作者,还应做规划者和决策者。机器换人,说到底还是要人管机器。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